专家:家庭应成防沉迷网络首道防线

阅读:次      发布时间:2018-07-31

专家:家庭应成防沉迷网络首道防线专家:家庭应成防沉迷网络首道防线一段视频里,一位老人举着长竹竿,“啪”地打在地上,并吼向竹竿那头提着菜刀的孙子,孙子不甘示弱,以更大的嗓门“回敬”。在“来啊”“打啊”的叫骂声中,竹竿打在地上或接在菜刀白刃上,一头已脆开成条。 5月30日,在青少年网络游戏沉迷危害与对策研讨会上,中国青少年宫协会儿童媒介素养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张海波介绍说,上述视频里“提着菜刀的孩子”沉迷网络游戏,彼在手机被家人没收后,欲举刀砍向爷爷。 一个月3份整治通知 自上世纪90年代,中国网络起步后,青少年网络游戏沉迷随即成为日益严重的问题。30年过去,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主任王义军在研讨会上表示,青少年网络游戏沉迷是一个“老问题”,却也可能成为一个“永远的问题”,“尤其是近些年出来了一些强大的网络游戏之后,这个问题可能比过去更加严峻”。 据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不完全统计,为治理网游沉迷,在最近一个多月时间里,包括文化部、教育部、全国妇联在内的多部委发布了三份与网络游戏直接相关的文件和通知,要求加大对以游戏、文学等为代表的网络精神产品对少年儿童影响的监管整治力度。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是网络游戏的坚决反对者。“游戏害人。吾曾经亲眼见到有人成绩很好,(因为网络游戏沉迷)一瞬之间变成另外一个人。” 朱巍说,网络游戏沉迷谈是青少年成长道路上的拦路虎,而令彼尤为不解的是,一些高校不仅不阻断网游的蔓延反而相继开设游戏竞技课。 戒除网瘾“ 堵不如疏 与朱巍对网游“严堵”式的态度不同,研讨会现场不少专家学者坚持“堵不如疏”的态度。 “吾们能不能不让青少年接触网络游戏?吾觉得很难。”中国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副会长李玫瑾分析指出,之所以会成瘾,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该事物满足了使用者精神上的快乐,而正确帮助其脱瘾的方式不应是拿掉其快乐点而是帮助其寻找到新的快乐点。 “吾们看到网络和手机的问题实际上只是一个征象,吾们真正要去研究的东西在其背后。如果尔只是看到手机和游戏,把二者拿掉,成瘾的学生仍然不会回到课堂。”而建议,家长和老师应注意教导青少年有更广的视野,帮助其寻找和挖掘更多兴趣点而避免沉迷网游。 专攻网瘾十余年的北京军区总医院成瘾医学中心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心理咨询师彭鑫也在实际案例中则看到,在戒断网游上瘾过程中,家长的角色尤为重要。 其团队研发制定的“心理、医学、教育、父母培训、生活体验”五位一体的康复模式共康复青少年8000余人次。彭鑫称,在2009年之前并未要求家长参与学习,而在之后则要求家长必须参与,“家长在开接触到这些成长课程之后会发现,如果彼们能够早一点发现孩子的问题,孩子可能不会游戏成瘾”。 同样,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儿研究所所长孙宏艳也提到,家庭应成为预防网络沉迷的第一道防线。走访国内10座城市,收集6000名家长和6000名孩子的数据后,孙宏艳发现,高期望型、放任溺爱型、粗暴型、疏离型的家庭是常见的几种网瘾高危家庭。 网游平台盈利之外更应负责 除了家庭和学校角色,专家学者们也提及了平台的责任。 据《2017~2018中国电子游戏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已达到2036.1亿元,同比增长23%,占全球游戏销售收入的1/4。 在千亿利润背后,李玫瑾却发现了游戏本身对青少年设下的“圈套”。 “(网游)的设计有勾魂摄魄的特点,它把升级作为网游的重点,在网游里呆的时间越长级别越高。所以网瘾本身与网络游戏设计有重要的关系。”李玫瑾说。 彭鑫则进一步指出,诸如近年来热门的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游戏融入了大量的社交功能,形成游戏社交生态,这也加大了青少年对网络游戏世界的迷恋。 对此,朱巍建议,应加快落实实名制机制,强化家长监控和青少年防沉迷系统,联合社会各界综合治理网络沉迷问题。